橙色记忆

   有一种失去叫拥有,有一种陨落叫飞翔,有一种荣耀叫无冕,有一种怀恋叫橙色记忆。

   足球场永远都像一幅迷人的画,画中涂抹着每支球队属于自己的色彩,金黄色的巴西,象征着浮华与尊贵,蓝色的法国、意大利象征着浪漫与优雅,白色的德国与捷克象征冷酷与坚韧,火红的西班牙、葡萄牙象征华丽与奔放,蓝白相间的阿根廷象征着自由与飘逸。绿茵场上正是有了这些绚烂的色彩才变得更加夺目,当然,还有橙色,我最心爱的橙衣军团,荷兰。

   1.情定法兰西

   1998年注定是我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年,那一年,我爱上了足球,爱上了橙色的荷兰,也许一见钟情并不是只存在于爱情的乐章里,有时候那种感觉也会让你一瞬间爱上一只球队,第一次看世界杯比赛的时候,那只橙色球队的8号球员和16号球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才知道那个冷酷又优雅的8号叫博格坎普,外号“冰王子”,而那个永远不知道疲倦,满场飞奔的16号叫戴维斯,外号“野猪”。那一年给我留下了太多的橙色记忆:八分之一决赛里,戴维斯终场前25米开外的远射绝杀前南斯拉夫、四分之一决赛里“冰王子”终场前的一停一扣一射绝杀阿根廷,还有半决赛对巴西时那场令我紧张到窒息的点球大战。虽然那场比赛荷兰充当了失败者的角色,但我的心里从此也有了自己心爱的球队,荷兰。

   2.伟大的无冕之王

   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欧洲的传统强队一直是意大利、西德和英格兰,足球在荷兰虽然非常盛行,但在重大比赛里荷兰队往往只是强队们的陪衬,也未能在世界杯赛场上留下属于自己的风格与烙印,直到他的出现,克鲁伊夫,荷兰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没有之一。

   1974年世界杯是属于荷兰属于橙色的,由克鲁伊夫、内斯肯斯率领的荷兰队向全世界掀起了一场橙色风暴,米歇尔斯的全攻全守打法被演绎到了极致,华丽奔放的荷兰队一路高歌猛进,小组赛两胜一平以不败的战绩进入淘汰赛,淘汰赛阶段更是三战全胜,其中第一场便4:0横扫四年后的冠军阿根廷队,半决赛更是2:0完胜巴西,决赛面对东道主前西德,荷兰队在开场不到一分钟时就由克鲁伊夫制造了一粒点球,内斯肯斯操刀命中,但是很可惜,那年的西德队也拥有贝肯鲍尔、盖德穆勒这样的天才,西德队完成了伟大的逆转,比分最终定格在2:1,留给荷兰队的值有一个鸡肋般的亚军以及克鲁伊夫壮志未酬的结局。克鲁伊夫虽然失败了,但他为荷兰足球带来了荣耀,也为世人带来了一种耳目一新的风格,他引导了一场划时代的革命:水银泻地、风驰电掣般的全攻全守,如转动的风车,怒放的郁金香,足球上的荷兰,更像一道道潮水般的橙色火焰,可以这样说,克鲁伊夫是荷兰全攻全守艺术足球风格的先驱。

   4年之后,因为种种复杂的原因,克鲁伊夫放弃了为国征战世界杯的机会,78年世界杯,荷兰队的领军人物变成了“克鲁伊夫的影子”内斯肯斯,那年荷兰队在小组赛中表现并不理想,凭借一胜一平一负的战绩才勉强进入淘汰赛,最经典的战役发生在半决赛对阵意大利时,阿里汉的那脚世界波成了世界杯史上最经典的进球之一,凭借这记进球,荷兰队淘汰了由“门神”佐夫,“金童”罗西领军的意大利,时隔四年再次闯入决赛,之前几乎没人想到缺少克鲁伊夫的荷兰队竟然还能进入决赛,决赛面对东道主阿根廷队,荷兰曾一度落后,直到比赛快结束时才打进扳平比分的一球,加时赛里阿根廷连入两球,1:3,荷兰队再次与冠军擦肩而过,如果有克鲁伊夫,我们会不会成为冠军?也许会吧,这个命题就像哥德巴赫猜想一样,永远找不到答案。“千年老二”、“无冕之王”从此成了荷兰足球队的代名词,对很多球队而言,“无冕之王”是一种极高的赞美,但在高傲的荷兰人眼里,这是一种耻辱,因为在荷兰队与荷兰球迷的眼中,第二名和最后一名没有区别!

   3.文艺复兴

   78年之后,荷兰足球面临着青黄不接的窘境,实力直线下滑,直到80年代后期,三个荷兰天才相继加入AC米兰队,从而开创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光辉岁月,“米兰王朝”几乎统治了欧洲。在这三个天才球员的带领下,荷兰队也重新回到世界强队的行列,不错,他们就是范巴斯滕、“辫帅”古利特以及“黑天鹅”里杰卡尔德,足球史上伟大的荷兰三剑客。

   巴斯滕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球场上的他正如他的性格一样,技术全面又细腻,与队友有着良好的默契,如果说克鲁伊夫是球场上的艺术家,巴斯滕则更像是绿茵场上一个优雅的剑客:来去无踪,出手无情,见血封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

   相比与巴斯滕的温和,古利特更像是继承了传统荷兰天才球员的性格特点:高傲不羁,桀骜不驯,同时又富有浪漫主义,古利特是个全能型的足球天才,意识一流,左右脚都有出众的技术,并且能把华丽与实用完美地结合,他使足球变得更加“性感”。

   而里杰卡尔德,与前面两位相比,他显然有点不太引人注目,然而“黑天鹅”的才华并不亚于他们,只是他低调,沉稳的个性决定了他的职业生涯不可能像巴斯滕那样光鲜,很多时候,里杰卡尔德是队里最可靠稳健的球员,不管在AC米兰还是在荷兰国家队,有他坐镇的后场向来固若金汤,更可贵的是他的进攻能力与他的防守能力一样可怕,视野开阔的他总能利用精准的长传找到队友,里杰卡尔德无疑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后腰。

   这三个天才球员,他们的性格以及球风是如此迥异,但他们却做到了最大化的互补,球场上的三剑客完全融为一体,有的时候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能传递出对方的想法,他们不是三个人,而是一个人,荷兰三剑客是唯一的。

   1988年,西德欧洲杯,那是三剑客第一次代表荷兰参加世界重大赛事,在三剑客以及科曼的带领下,全攻全守的荷兰队完成了伟大的文艺复兴,半决赛2:1淘汰了夺冠热门前西德队,决赛更是2:0完胜前苏联,报了小组赛0:1负于对手的一箭之仇,任何人都不会忘记巴斯滕在决赛里那记近乎0度角的抽射破门,这记不可思议的经典进球也使荷兰队第一次夺得欧洲杯冠军,郁金香终于绽放出最绚丽的光芒。

   幸福也许只是短暂的,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痛苦与彷徨,就像郁金香的盛开与凋谢的时间间隔总是那样短暂,两年之后的世界杯,当我们想向全世界证明无冕将成为历史时,命运再次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这支荷兰队与两年前相比根本就不在最佳状态,甚至就连小组赛都是勉强出线,淘汰赛第一场就被德国队淘汰出局,之后的岁月里,巴斯滕饱受伤病困扰,再也找不回巅峰期的灵气与嗅觉,古利特因为与荷兰队领队不和而拒绝为国效力,94年世界杯,三剑客只剩里杰卡尔德一人苦苦支撑,结果可想而知,在四分之一决赛里再次输给了后来夺冠的球队,只不过这次不是德国,而是王者巴西。1994年之后,以三剑客为首的昔日主力相继退役,荷兰队进入“冰王子”时代。

   三剑客开创了“米兰王朝”的辉煌,也帮助荷兰队夺得了史上第一个欧洲杯冠军,但他们的结局多少都带有悲剧色彩,三剑客时代早已成为尘封已久的历史,我想,更多的荷兰球迷爱上荷兰队是在三剑客时代,而非克鲁伊夫时代,因为在科技尚为落后的70年代,电视转播远没有十年后那样普及,克鲁伊夫在赛场上那些华丽丽的转身只能随岁月的流逝而沉埋在历史长河里,今天的我们,只能从凤毛麟角的黑白资料片里去追忆他的英姿,而三剑客,他们已经为上一代人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经典烙印,他们的比赛彷佛就在昨天,音容笑貌还依稀可见,感谢他们,在荷兰足球最凋零的时期捍卫了荷兰队强队的荣耀。

   4.永远华丽,永远悲凉

   从1998年到2010年,爱上荷兰足球已经整整12年了,平心而论,1998年那支荷兰队是我看球以来最强大的一届荷兰队,甚至足以堪比1974年和1988年,98年的荷兰队阵容最完美,荷兰足球在进攻端永远不缺乏天才与艺术家,日臻成熟的“冰王子”带领着克鲁伊维特、奥维马斯、岑登们在比赛里对对方的禁区不停地狂轰乱炸,其中奥维马斯和岑登两人将边前卫的作用演绎到了极致,中场方面,全能的科库,满场飞奔的“野猪”足以让荷兰队长期占据主动,因为”得中场者得天下”是足球比赛中永恒的真理,最难能可贵的是98年的荷兰队拥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稳固的后防线,两个边后卫纽曼和雷齐格都有极强的防守能力,而且脚下技术细腻出众,传球准确,在进攻时甚至可以当边前卫使用,中后卫方面,荷兰队拥有两名世界级中后卫:斯塔姆和弗兰克德波尔,即使当后防线失守的时候,“野猪”戴维斯会用他那野蛮式的拼抢让对方进攻球员手忙脚乱。那一年,我们足以堪称伟大,与阿根廷的四分之一决赛我认为是那届世界杯最精彩的一场比赛,当巅峰期的博格坎普、戴维斯遇上巅峰期的巴蒂、小毛驴,这样的对决就足以载入史册,“冰王子”那记惊世骇俗的抽射不仅使荷兰队最后时刻淘汰强大的阿根廷,更让我彻底地爱上了橙色的荷兰。半决赛对巴西的那场比赛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半决赛,我们几乎整场都在压着巴西队打,面对荷兰球员凶狠的逼抢,巴西队的控球率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四十,但很遗憾,克鲁伊维特错失了太多机会,如果当时范尼能够早熟那该多好!虽然在最后的点球大战里,我们还是输了,但荷兰队却是昂着头离开了马赛。

   2年之后的欧洲杯,那时的阵容并不比98年逊色多少,在四分之一决赛,当我们6:1狂胜前南斯拉夫之后,荷兰队再次成为夺冠大热门,半决赛对阵意大利,我们对意大利的禁区几乎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狂攻,但命运似乎总是不站在我们这边,那天,一个叫托尔多的意大利男人彷佛佐夫附体,常规时间加上点球大战一共扑出了我们三个点球,克鲁伊维特下半场的点球更是直接打在了立柱上,全场比赛,荷兰队一共罚失五个点球,我们与胜利的差距只有五厘米,当荷兰队输掉比赛时,我哭了,我的泪水里夹杂了太多的痛苦与困惑,为什么强大的荷兰总是与最后的胜利擦肩而过。

   2002年时全世界所有的荷迷们欲哭无泪的一年,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最后一场,荷兰0:1负于爱尔兰,这场比赛的失利宣判了荷兰队的死刑,2002年世界杯彻底与我们无缘,一群诙谐又坚毅的爱尔兰人抢到了最后一个世界杯附加赛名额,而我们的战士只能带着破碎的心情离开都柏林。

   2002年韩日世界杯是我看过最难看的一届比赛,缺少了橙色,,世界杯失去了太多精彩的画面,那一年只有两件事让我记忆犹新:齐祖落寞地伤停,还有,恩,裁判们把高丽棒子送进了半决赛。

   2006年的荷兰队与98年相比难免逊色了太多,年轻的罗本、范佩西还并不足以带领荷兰队达到98年的高度,但仍然没人敢低估橙衣军团,我们的比赛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彩,只是结局依旧,这次淘汰我们的是宿敌葡萄牙,全场比赛,裁判像魔术师一样不停地从口袋里掏牌,四张红牌,十六张黄牌,荷兰队又一次导演了一场堪称经典的比赛,只可惜,最后的胜利者依然不属于荷兰,看到顶替范尼上场的库伊特挥霍着一次又一次机会,我似乎已经猜到了结局,6月26日4点57分,风车停止了转动,郁金香凋零了,天空再次下起了雨,就像4年前我们与世界杯彻底无缘的那一刻,天空也飘着雨。

   相信足球,就要相信宿命,荷兰足球始终摆脱不了宿命的魔咒,即使拥有最伟大的天才,即使曾经距离世界冠军仅有5厘米,大力神杯的光芒却永远不属于橙色,从1974年到现在,荷兰队全攻全守的主旋律征服了无数球迷,荷兰足球的骨子里流淌着进攻的血,荷兰球员赏心悦目的风格容不下半点庸俗与功利,我们可以让你进球,但我们会比你进更多的球,我们宁可在前线被刺刀扎入心脏,也不愿意堵在后场进行龟缩式防守。永远华丽,永远悲凉,即使痛苦,也会幸福,即使破碎,也会完美,这就是宿命,属于荷兰足球与荷兰球迷的宿命!

   5.再见,范德萨

   2008年欧洲杯,由于热身赛平庸的表现,荷兰队在最近十年里第一次被排除在夺冠球队行列,加上荷兰队小组赛的对手是意大利、法国、罗马尼亚这三支强队,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即使是荷兰球迷也对如今这支荷兰队不抱太大希望,但我知道,飞翔的荷兰人有双隐形的翅膀,可以飞越任何绝望,很快,荷兰队便让所有专家,球迷跌破眼镜,3:0横扫意大利,4:1完胜法国,2:0击退罗马尼亚,那个曾经的王者荷兰彷佛又回来了,多想看到荷兰队重复1988年的故事,时隔20年后再次站在欧洲之巅,哪怕只是一个欧洲杯冠军,我也心满意足,用十年的等待见证心爱的球队捧起欧洲杯,足够了。只是,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永远也不会想到,这次阻止我们向梦想前进的人竟然也是个荷兰人,希丁克,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教练,不管他执教哪支球队,球队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希丁克的球队永远都有充沛的体力、凶狠的逼抢以及满场狂奔的比赛风格,这支俄罗斯队也不例外,3:1击败荷兰,他们确实配得上这次意外的胜利,希丁克导演了又一次神话,阿尔沙文证明了自己是世界上顶级球员,俄国沙皇退出历史舞台已经有差不多一个世纪,但是今晚沙皇复辟。关于这场比赛,相信没有几个人能猜到那样意外的过程与结局,一支荷兰二队战胜了荷兰一队,一个荷兰人击败了一群荷兰人,不得不说是一种强烈的讽刺。

   本次欧洲杯结束之后,范德萨将会退出国家队,换言之,这场比赛是老范在国家队最后一次演出,1995年6月7日,范德萨第一次站在荷兰队的球门线前,当时的对手是白俄罗斯,2008年6月21日是范德萨最后一次站在荷兰队球门前,对手是俄罗斯,13年了,这个又高又瘦,年近不惑的大鼻子男人已经为自己的祖国奉献了整整十三年,博格坎普、德波尔兄弟、戴维斯、西多夫、科库……,当年与他一起征战的队友们一个个地都离开了,只有他默默地坚持到最后,为了胜利为了梦想耗干了最后一丝能量,十三年来,他见证了1998年的鼎盛、2002年的落寞,也见证了“冰王子”的离去、范尼的成长,还有今天的罗本与斯内德们那个还未完成的冠军梦,看到比赛结束后老范转身离去的背影时,我的心碎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他穿着荷兰队队服为国征战了,没有他站在荷兰队球门线前,我会很不习惯。 范德萨,感谢那是你,陪伴荷兰队到最后,我们依然能记得你那双无法可修饰的手。

   6.现在与未来

   2010年6月25日凌晨2点14分,距离我们最后一场小组赛还有15分钟,这场比赛不管输赢,我们都将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进入淘汰赛,在前面的两战,我看到了荷兰队如今的蜕变,从全攻全守到半攻势半功利的蜕变,很多球迷都说荷兰队如今也踢起了丑陋的比赛,其实荷兰队依然是曾经的荷兰队,蜕变只是一种短暂的转折,荷兰足球早已在每一个深爱它的球迷心里留下了烙印:高傲、执着、永不言弃。忘不了98年世界杯戴维斯对大罗的半场狂追50米,忘不了2000年斯塔姆在场下接受缝针治疗时依然面不改色地关注场上的局势,忘不了太多太多属于橙色的记忆,今年世界杯,即使荷兰足球再次失败,我也不会再流泪了,因为我的眼泪早已流干,十多年来对荷兰队的迷恋让我淡定了一个道理:有一种爱叫做天长地久,不管成功,或是失败.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