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一)首先

   去小区旁边的市场买回一些青菜,颇有些无聊的将其洗了一遍又一遍。一个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简单到很多时候甚至都不需要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想吃什么想做什么,也只需依着自己一人喜好。而这样的生活,我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同样不知道,它又会选择在何时结束。

   都说人生是一幕充满了各种悲欢离合的轻喜剧。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主角,而生活中的每个选择也都会是自己宿命中所永远无法回避的轮回。熬夜看完了所有比赛,去洗脸的时候有些漠然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凌乱眼睛浮肿,陌生的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诚如今天的比赛。其实在昨天晚上打算熬夜的时候就已经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七年前那个夏天,马上就要迎来高三生活的自己一个人去了北京,去找一个人,去陪他一起看世界杯,去陪他一起铭记。而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程小诺。

   那时的亚运村华堂商场才刚刚营业半年时间。五层的家电区为了能吸引更多关注,顺势在那个夏天举办了所谓为中国队加油助威的看球抽奖活动。于是从世界杯开幕之后的每个下午开始,凡是有比赛的时候,就总是能那么轻易的吸引很多球迷聚到一起。而我就是这样和程小诺宿命相逢。记得那天晚上应该是西班牙和斯洛文尼亚队的比赛,和我一样喜欢扎霍维奇的程小诺,有些疯疯癫癫的从美食广场跑来,在经过我的时候,却又像是看到多年的熟人那样,坐在我身边的位置一边用手扇风一边问我说“扎霍维奇首发没有?”而彼时还有些花痴的自己,在听到居然还有人一样喜欢那个飘逸的斯洛文尼亚10号时候,兴奋的就像是个孩子那样去主动的跟这个陌生人聊在一起。彼此间的那种热情和亲密程度,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是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后来朋友告诉我说。

  (二)然后

   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98和02年的两届世界杯才真正是他们看球的开始。就好比我自己,虽然也早在98年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这项运动,可能去坚持观看所有比赛也是足足晚了四年。更何况在两家近邻举办的这届杯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也都有着足够的理由去吸引着你。特别是在有中国队比赛的时候,那些脸上涂着红色油彩,手里摇着小面国旗的球迷更是多的数不胜数,而我和程小诺也当然不会例外。可很多年后,在我们又一次去华堂闲逛的时候,程小诺突然拉着我的手去走到曾经一起看球的那个电梯旁边,然后颇有些伤感的对我说,那年我们就是坐在这里一起听沈冰和刘建宏在直播很多比赛。那其中有我们喜欢的扎霍维奇,也有我们从来讨厌的菲戈和莫雷诺。。。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斯洛文尼亚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当时的他们拥有一大批优秀球员,而在他们的出线历程中,在对阵南斯拉夫和俄罗斯以及附加赛中面对罗马尼亚的时候,也都是丝毫不处下风。那时的欧洲已经没有人把他们当做黑马,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能够力压实力强大的南斯拉夫而占据小组次席,这样的表现本身就是最顶尖水平。更何况就他们与俄罗斯的这场最终结果而言,如果不是希丁克的球队在主场最后时刻的大意失荆州,那也不至于会让对手就恰好因为一个客场进球而获得晋级。所以要怪也只能怪是他们自己将去往南非的机票拱手送人,而这次既没有裁判的黑哨也没有欧足联的所谓阴谋,希丁克直到此时还在为七年前的那场耻辱还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在那场风波的背后又究竟有谁真正参与了什么,可无论如何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希丁克先是被韩国球迷前所未有的抬升到一个令其他所有教练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而后又一个人在那高处不胜寒的地方,戏剧般的屡屡被抬升自己的天梯绊倒。

   法国的情况有些例外。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任何一届法国队,可不能否认的是,拥有着亨利和阿内尔卡等大牌明星他们,却最终只能通过附加赛才获得一张门票实在有些可笑之极,更何况这个取得的过程还是那样不堪入目。当然我没有半点讽刺亨利的意思,而我对他助攻的这个进球也丝毫没有丝毫接受。作为目前这支国家队中的精神领袖,在主教练多梅内克研究星座比研究对手更感兴趣的情况下,在面临打进这个进球就很可能使球队获得一张门票的前提下,除非是傻子才会在当时就去跟裁判承认那是一个手球,而自己也应该因此被罚下场。所以亨利的做法在道理上是没有什么可谴责和鄙视的,他只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用一种错误的方式为球队获得了一个正确的结果而已。至于这个结果和过程又究竟道不道义,既然在比赛中的裁判都没有表示什么,那又何必在赛后去非要给法国人安上一个奸诈无耻的名头?更何况相比于很多人在面临同样询问时候的极力掩饰,亨利做的至少还足够坦诚。

   当比赛结束,看着舍甫琴科迷茫中有些绝望的眼神,居然也颇为感慨起来。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所效力过的任何球队。可这好像并不妨碍我会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也会发自内心的为他觉有遗憾。曾经有很多人认为,米兰在马尔蒂尼之后存在另外一个传奇,而那个人不会是后来的卡卡,却是早已经在亚平宁半岛叱咤风云的舍甫琴科。可后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阿布的三顾茅庐使他下定决心去英超闯闯,按说一个球员如果能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接近暮年,却还能保持有强大竞争意识的话,倒也是一件让人尊敬的事情,可舍瓦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适应能力。去英超两年,无论是在穆里尼奥还是后来的格兰特等人手下,他也一直都没有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甚至在后来又重返圣西罗,可安切洛蒂手下却早有了日益成熟的卡卡和崭露头角的帕托,他同样没有获得太多机会。而在国家队方面虽然也有着率队闯进世界杯的辉煌,可如果我们仔细看下来就会发现,那一年居然就是他最后辉煌的演出。等如今三年时间过去,那个曾经威震欧洲的基辅少年早已变得面目沧桑,而落寞告别的背后,我们却突然发现这与他曾经的神采飞扬对比起来,是那样的让人伤感。。。

  (三)浪漫只在那些年

   人是种很奇怪的感情动物。我们总是在不停的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感情归宿,而在整个寻找的路上,那些擦身而过和曾经误以为真的懵懂,也每每都在纠缠着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所以,当任何一次我还能那么清晰的想起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的时候,那些感慨背后就从来都有着我自认温暖的笑容。

   对所有人来说,世界杯欧洲区的预选赛在昨天凌晨就已经全部结束。而论你是否是法国和葡萄牙甚至希腊和斯洛文尼亚他们的球迷,也都不能改变什么。所以如果真的不能做到坦然接受,那就去试图忘记。我们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去把谁人为的强迫到所谓道德的风口浪尖。如果当时出现在那个位置的不是亨利而是其他的法国队员,在面对同样机会的时候他们也一样不会拒绝。所以这不是单纯的名字或者名声问题,马拉多纳打入了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上帝之手,可这并不能影响他在所有球迷和球员心中的伟大,而同样的道理,亨利在比赛中和比赛后的言行举止也只能说明他首先职业球员,然后他会是一个诚实的球迷偶像。不要去相信也不要去炮制所谓普拉蒂尼已经安排好一切的谣言,作为一个标准的政客,法国人远比我们这些普通球迷更懂得利益取舍,对他来说,法国失去一次进军世界杯的机会并不能影响他的 位置,可如果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操纵比赛,那他失去的就绝对不会是仅仅一个 位置那么简单。

   当很多年后,我们还依然能够想起这届世界杯预选赛上所发生的那些故事时,我相信很多人会远比现在要平淡许多。生活本来就是一场并不公平的游戏。就像我们从来都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一样,当看着自己心中偶像慢慢老去的,那种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就只能去学着接受。东邪西毒里有一句台词至今记得清楚,说当你不再拥有的时候,那唯一可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不要忘记。所以我们应该将目光完全转回到足球本身,转回到自己喜欢并深爱的那些事情和人上面。这几乎肯定会是舍甫琴科最后的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四年之后将年满37岁也许已经退役,而对于达夫和罗比·基恩,对于阿尔沙文,对于伊布甚至还有在小组赛就已经打道回府的莫德利奇、贝尔巴托夫和穆图来说,四年之后他们在哪里,而我们又在哪里。。。

   浪漫是一场奢侈的游戏,而游戏本身却是一场命运的轮回。也许等下一个四年之后,我们将送走更多的巨星,那些在我们成长过程中一直伴随并不离开的他们也早晚会有一天老去自己的容颜。年龄的增加不应该只表现在数字上,而真正的幸福就是,我们曾经见证了他们的成长,我们曾经见证了自己和他们一起成长。所以当结果注定无法改变的时候,如果是我,就一定会选择去微笑着祝福和接受。谁也不是谁的谁,所以谁也没有任何理由去要求别人在道德上所谓提升。

   祝福舍瓦、祝福伊布、祝福阿尔沙文;也祝福所有失去和得到的你们。四年后,又是一场轮回。四年后,依旧看你们花开花落。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