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也怕巷子深】在中秋佳节之际,宣传一下自己的篮球小说

  很早就有写一部小说的冲动,总觉得应该用一个长长的故事来吐露一些自己人生的经历、经验和对之的思考。不过,当自己“动笔”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目的并不是记录自己的人生,而是单纯的想赚一些零花钱,单纯地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惭愧。

  虽然对于写网络小说这件事我还是做好了扑街准备的,不过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自己就那么没头没脑一个猛子地扎进这潭浑水里,还是过于草率了。

  常言“善泳者溺”,在网络小说这深潭中淹死的大多都是自认为文笔创意都很好,抱着“那些写小白作品的都能火,我只要写肯定也能”这样想法的人。我倒是没有看不起那些写小白作品的大神,只是还是大大低估了成为一尊网络小说大神所要承受的代价。这种代价并不纯粹体现在个人的努力上,它更多表现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残酷。

  这里其实必须要谈到“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区别,如果认识不到这个区别,那么变成枯骨是迟早的事情。

  一言以蔽之,那就是“网络文学”不是“文学”,而是“服务”。

  如果从服务的角度去看待“网络文学”,很多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比如文笔那么差,角色塑造那么单薄,内涵那么肤浅的小白作品,可以吸引那么多读者,它们的作者会赚那么多的钱?

  从文学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作品,它们都是极其失败的。但从服务产品的角度去看待,就会发现他们的成功是有理由的。

  搞服务第一点就是要做需求定位,你这个服务是为谁提供的,接受你服务的群体有什么特点,他们的喜好怎么样,消费习惯怎么样,都是需要研究并去迎合的。而在国内很多服务项目的发展都证明,做低端比做高端更吃香,更容易“成功”。

  写小白爽文就是做低端。这个低端不是指看小白文的人档次低智商低,而是指它所满足的是低端需求,是人们容易满足且需要不断被满足的需求。

  我曾经把写网络小说比作拍A片,而拍A片就是满足人们低端需求的服务行为。

  在sex这方面,最高端的需求就是追到心中的女神,完成这个过程比看一部A片要刺激刻骨的多。如果有人能为追求女神提供有力的支持和服务,那他赚的钱会比拍A片多得多。但有人可以吗?好像没有。

  而许多人在写小说的时候,就有一种“使读者体验到追到女神的快感”的想法,但很可惜,写出来往往会让读者觉得自己在追一个女神经病。如果这样还不如去看一部A片,痛痛快快门特一把来的爽。

  而当A片泛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女神也就少了。

  当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曾经想写一部属于自己的,充满自我想象的史诗悲剧,但结果只能是我悲剧了。虽然到现在我还是坚信,如果我能把这部作品写完,最起码这会是一本叫好不叫座的网络作品。

  之后我突然想到了虎扑(这个名字其实很不好,扑),想到了我所热爱的篮球,于是我就想写一本篮球小说,而且脑子里很快有了创意和想法。

  其实我过去从来都不看竞技类的小说。竞技小说最大的悲哀就在于小说往往没有现实精彩,因为职业竞技运动本身就是一种服务,而且是一种成熟的,包含了高中低三个方面的全方位服务项目。在这种情况下,写竞技注定只能是小众,注定没有太大的“钱途”。

  不过我还是写下了我的这本书,带着我已经不再单纯只为赚点钱的目的——为了心爱的篮球。

  在写之前,我好歹还是去瞄了一下其它篮球小说的,从我个人的读者角度来看,那是全都惨不忍睹的。不过从作者的角度去看,我能给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写那么多场外乱七八糟的生活,因为写比赛远比不上看比赛。

  从内容上来讲,所有的篮球小说写的都是2000年以后的NBA(还有非NBA小说,如校园篮球风云),出场人物也无非就是科胖呆,卡麦姚,热火仨,内容无非就是回到过去进入NBA试训然后一路碾压得冠军,把喜欢的不喜欢的球星捧一遍或者黑一遍,把喜欢的不喜欢的女明星干一遍,基本就是这样了。

  从一个半资深球迷的角度讲,这种内容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因为在NBA有那样多值得大书特书的传奇故事(高端服务内容),随手拈来一点都会让人热血沸腾,放着这个宝库不用,却自己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难以忍受。

  所以,我就写下了现在的这本《篮球之黄金时代》

  其实我更喜欢它原来那个名字,《阿甘篮球正传》,因为我的基本创意就是来自电影《阿甘正传》。让主角参与到历史事件中,促成历史,或者改变历史。当然这样让我吃了很多苦头,花了许多时间去搜索各种历史碎角料,而这必须要感谢google和hupu了。

  我不认为我的书写的很精彩,因为我已经知道判断一本网络小说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市场,目前它还很扑。

  但我还是有信心,所以才能写下这片广告文,因为我还知道了,一项服务能够成功,不仅在于服务质量本身,还在于合理的宣传。

  希望多多支持吧!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