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街往事

  西街是桂林阳朔县城中心一条仅长500米的青石板街。西街又是阳朔最繁华,最独特,最受洋人青睐的一条街。西街充斥着酒精、咖啡的浓香和雪茄的烟雾,西街到处是个性洋溢的酒吧,碧眼金发的歌手,奇形怪状的英文招牌……再没有别的地方能比西街更加切合小资的理想。西街充满浪漫与奇遇。在西街,不同肤色的爱情纷纷上演。

  一

  西街往事是我的网名。

  不少了解西街或者自诩了解西街的网民曾被我的网名吸引。他们在要加我为好友又有幸没被我拒绝之后,无一例外都会问我这样的问题:你为什么叫西街往事?你在西街有一段怎样的往事?

  西街往事是个令人暇想的名字,是个与爱情有关的多少带点暧昧的名字,是个充斥着酒精、烟雾和咖啡浓香的名字,甚至,是个浪漫与激情,奇遇与性爱相交织的名字。

  不同的人看到这个名字会产生不同的联想。

  那可以是一段凄美纯净的爱情故事:年轻的恋人在雨中分手,苍白的光洁的脸,哭红的双眼,无望地拥抱接吻,被雨滴打落的零乱一地的紫丁香花瓣……

  也不乏奇遇与艳情的场景:昏暗摇曳的烛光,迷离慵懒的蓝调爵士乐,泼撒的红酒和高脚玻璃杯的碎片,困兽般的喘息声和浑浊的体味,纠缠不清的不同肤色的躯体,地上零乱的男女内衣……

  或者,那只是被风雨剥蚀的雕花木窗,湿濡的青石板路,锈红的灯笼,镶玉的发簪,白地蓝花的包袱布……

  西街是个充满无限风情的地方。西街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或悲或喜的爱情故事。西街往事这个名字总能带给人太多的想象,太多的回忆与期待,惆怅与喜悦,失落与忧伤。

  我给自己取名西街往事的时候,偏偏没有所谓的往事。甚至,我根本没去过西街。取名是因,不是果。我的故事发生的取名之后,而不是之前。

  西街往事在网上认识了边缘人生,他们在网上相爱,然后相约在西街见面。

  我在西街认识了一个叫阿龙的男人,我们在西街相拥相吻,在玫瑰木疯狂地做爱,一周后我们黯然分手。我的爱遗落在了西街。西街留住了我的前生往事。

  二

  他也曾经问过我同样的问题。那时我们已经约好在西街见面。

  我清楚地记得(就算再过50年,我还是会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六月一日。他说六月一日是他生日。他想在他生日的这一天让我看到他的样子。

  透过视频我看见他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我开玩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还是你的节日。他撇了撇嘴,他撇嘴的样子是可爱的。其实我也有摄像头的,可我有意没有装上。他也没有要求见到我。所以,他并不知道,西街往事是个不算丑的温婉女子。

  他已经知道我之前并没有什么往事。他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知道我需要一段往事(他是个无比精明的男人,总能一眼看穿我的心事)。从他敲出的文字我能看出他并不想成为那个只能给我一段往事的男人,而他喝酒的姿势又分明在告诉我,他愿意成全我,配合我实现那个可以说是异想天开的心愿。

  我就是在那一刻死心塌地地爱上他的。

  他点燃一支香烟,熟练的姿势令我心一动。他不再年轻,也不能算是英俊,但他的成熟与老练赋予他一种独特醇厚的男子气。他是那种不仅能吸引我的心,同时也能吸引我的身体的男人。

  但这次他激怒了我。我的心思又一次被他犀利的目光洞察。我不服气了,我是不喜欢认输的。我故作神秘地对他说:到适当的时候自然会把原因告诉他的。

  他淡淡一笑,右侧的酒窝若隐若现。他说:你不愿意说我以后就不再问我。反正我已经认定,你的名字是为我而取的。

  我一下止不住失声痛哭。没有人看到我哭,包括他在内。没有人知道我哭的原因,包括他在内。但我很想告诉他真相,就在那一刻。只告诉他一个人。

  三

  我给自己取名西街往事的时候,并没有所谓的往事。甚至,我根本没去过西街。

  不过,我之所以给自己取名西街往事而不是桂林往事珠海往事北京往事,绝非偶然。

  那个时候我的忧郁症已经发展到了很严重的程度。我无数次想到自杀,无限渴望从高空自由地坠落,无限渴望肉体与地面碰撞时灵魂升腾鲜血飞溅的那一种畅快淋漓。

  坐在公共汽车上重复着五年如一日往返学校与住所的那一段平淡路程的时候,不经意抬头仰望路边的高楼,我想象着自己从那最高处往下自由地坠落。

  面对经过自己一番努力烹制出来的香喷喷的菜蔬,正微笑着动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也许会从对面的高楼往下自由地坠落。

  当我用温濡的毛巾擦揉因为失眠而肿胀的双眼,我会走到窗前,看着母亲提着篮缓慢地从楼下经过。就在母亲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那一刻,一个我冲出肉体的羁绊,自由地坠落……

  我已经为自己设计好了这样的场景:我穿着那件我最喜欢的白底灰玫瑰色印花的棉布长裙(这件棉布长裙令我显得无比干净),从三十层楼的高处一跃而下(曾经有人告诉我,三十层楼的高度能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痛苦)。我将在空中伸展开双臂,面带微笑,长发在风中轻柔地扬起。我将无比深情地扑向大地。就在我的身体与地面轰然碰撞的那一瞬间,我的灵魂冉冉升起,飞向一个没有焦虑,没有痛苦,只有爱与幸福的天堂……

  我一夜又一夜地失眠,我一夜又一夜地在黑暗中睁大双眼。那个场景就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切。它时刻在提醒我,招唤我,引诱我,令我兴奋不已。恍惚中我不止一次地感觉到,我的灵魂挣脱出躯体的束缚,浮在幽暗的夜空中审视静静平仰在床上的身体,依然纤弱如少女般的身体。苍白的脸和没有血色的唇,只有眼睛因为渴望死亡而在黑暗里熠熠闪光。

  是啊,只要向前跨出一步,只要纵身轻轻一跃……一切都解决了!所有的折磨,所有的苦痛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一个得到解脱的,自由的灵魂,超然飘游于红尘之外的清静世界。

  我认定那就是我的归宿。这个归宿已经像我身边的物品,伸手可触。

  我认为自己有自杀的充分理由:父母太爱我,而除了父母之外,又没有人爱我。

  父母爱我的方式,令我痛苦。而没有得到别人的爱,又加剧了我面对父母时的羞愧难当。

  西街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寻找往事,是因为我希望自己在离开之前(我总觉得自己会在某一天突然死去)能留下一个还算美丽的故事,留下一段还算美丽的文字。我并没有想过,那个故事必定和自己有关。

  四

  在此之前我不相信网恋,也从来不看与网恋有关的文字。虽然从个性上来说,我基本上不属于传统保守的那一类型的人物。

  我也不相信网络。网络的虚幻容易让善良的人说谎。

  所以很多年来,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必须每天面对电脑,面对网络,我始终没有走进过聊天室,没有QQ号码,更没有网友。

  当我的忧郁症发展到了严重程度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有自杀倾向的绝望孤僻的女子。人在绝望的处境中很容易产生奇思异想,会去做一些从前从来没做过的事情,或者会去做一些以前很想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

  我选择了QQ,因为我从来没用过QQ。我不想让自己觉得遗憾。至于为什么要取西街往事这个名字,原因我已经在前面说过了,不再复述。

  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信命,信缘。在英文里,命运是FATE,缘份也是FATE。命运就是缘份,缘份就是命运。佛经里有这么一句:万法因缘生,万法因缘来。我把它归结为:有缘则生,无缘则灭,并作为我的个性签名。生和灭对年轻的QQ族来说有些过于沉重了,但对于我而言,那正反映了我当时的心境。

  缘份就是命运,缘分也像命运一样迷离扑朔,琢磨不定。

  我在个人资料里年龄那一栏填上了我的真实年龄:三十一岁。我始终是天真善良的,即便面对虚拟的网络,也无法做到从容不迫地撒谎。

  又因为我是学校的老师,我在职业那一栏选择了教育界。

  结果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我的资料至少吸引的十几个要求和我发生 的中年男人。我才想起这样一种说法:三十一岁的少妇最容易与人私奔。三十一岁的年龄就像我的网名一样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一样给人与奇遇艳情相关联的暧昧不清的感觉。

  这样的结果加重了我的绝望。

  五

  就在我深度绝望的时候,边缘人生闯进了我的视线。他的个人资料显示:桂林人,38岁(后来他告诉我,他的真实年龄是41岁),行为艺术家。个性签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一个从不相信网恋的人陷入网恋的泥沼难以自拨;一个一心要寻找别人的故事的人,自己却鬼使神差地成了故事的女主角。

  这不是缘又是什么?

  边缘人生说:我曾经在西街上生活了四年,在那里爱过,恨过,活过。

  西街往事一愣。

  边缘人生说:那时我在西街开酒吧。

  西街往事又一愣。

  边缘人生说:我喜欢西街,很怀恋在那里度过的日子。我也喜欢你的名字。我有一种感觉,仿佛你的名字就是专门为我而取的。

  西街往事不语。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这不是缘又是什么?

  我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期待已久的故事。酒吧是浪漫爱情故事的温床。一个开酒吧的成熟男人,他的故事自然不会让我失望。

  那时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爱情只存在于诗歌、小说和电影里。爱情可以想象,却永远无法真实地拥有。爱情是个梦想,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美丽而虚幻的梦想。爱情让每一个执着追求她的人受伤,终身无法释怀。但人们又不能没有爱情的梦想,不能失去对爱情的想象。那时尽管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但是我还是想编织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将它融进我的文字,安慰那些被平淡粗糙的现实生活磨砺得疲惫不堪的男男女女。其中包括我自己。

  我们果然谈得很投机。

  快到正午六点的时候,我打算告辞回家。于是,西街往事依依不舍地说:我一定要回去了。我的宝贝女儿已经在家等我等了一天了。相信吗?我的女儿是条狗,她叫BB,快四岁了。

  边缘人生说:太巧了,看看我儿子吧。说完他找开视频,于是我看到一条小小的可爱的吉娃娃狗。它叫小吧,三岁了!边缘人生说。

  我感到一阵晕眩。

  这不是缘又是什么?

  六

  透过视频,我看到了边缘人生的儿子:一只三岁的小小的眼睛水汪汪的吉娃娃狗。

  边缘人生是个爱狗的单身男人。

  我自己就是爱狗的人,我执着地相信:爱狗的人都是善良的人。

  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能伴我终身的那个男人的样子:身材魁梧,头发浓密,爱穿棉布格子衬衣和白色长裤,脸上有着哈里森福特的亲切和皱纹。他大步走着,夕阳的余晖将草地染成金黄。一条狗(无所谓品种和颜色,只要是狗)雀跃地围绕在他脚边。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榕树和树边一幢红顶白墙的小木屋。我就坐在门廊里的摇椅上,啜着柠檬味的冰茶,静静地等着他们回来。

  爱狗的人总能在第一印象里就博取我的信任。

  透过视频,我看到了一只小小的眼睛水汪汪的吉娃娃狗和他的一双手,但没有看到他的脸。也许他是故意的,也许他有自己的考虑。

  后来他把自己的右手展示给我看:他去逗他养的一只猫,不小心被猫抓破了。

  后来他让我看他的房间:很整洁,小吧蹲在一个角落里,满脸不高兴。边缘人生就说:小吧正等着我带它出去呢,它有点不耐烦呢。

  再后来我看到了他的一条腿。当时他正忙着手里的活,不能和我聊天,又怕我寂寞,所以把视频打开,让我看他干活。于是我看清了他的一条腿。

  我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脸和他完整的身体。直到六月一日那一天。他说六月一日是他的生日。他想在他生日那一天让我看到他的样子。

  打开视频前他说:看到我你会失望的。你是个充满幻想的女孩,容易对现实失望。你要想清楚!他在“想清楚”后面加了一长串的惊叹号。

  我说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而且我也不是他所说的那种女孩。我认为我不是。

  于是他打开视频。于是我看到了一张并不英俊也并不年轻的脸。但他很快把视频关闭了。然后不下二十次地问我:失望了吗?后悔了吗?我只好不下二十次地回答他:我没有失望,也没有后悔。这是我的真心话。

  他又不下十次地打出“你要想清楚啊”这几个字,后面依旧跟着一长串的惊叹号。

  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他这才又打开视频,开始和我用文字对话。

  他在视频前是紧张的。他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一瓶酒很快喝完。我说你不要喝得太急了。他就淡淡地笑了,右侧的酒窝若隐若现。他笑的样子是好看的。

  他在视频前频繁地动作:擦汗、搓手、换坐姿。我看出,这个外表成熟精明的男人,内心却是害羞、紧张、缺乏安全感的。我爱上了这个男人。这样的男人不仅善良,而且,不会说谎。我以为。

  七

  西街往事和边缘人生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还是爱情。

  我上网聊天的初衷,是要挖掘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我认定边缘人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所以,我不止一次地问起他在西街生活的那段经历。他似乎不太愿意谈及往事。我问的次数多了,他才断断续续地告诉我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他说,他最初到西街,是因为他的初恋情人出了国,他为了追随自己的初恋情人,就到西街学英语。但不久以后,他得知初恋情人在国外结了婚,而且生活得很幸福。

  我们在一起快十年了。边缘人生静默地说。

  虽然我看不到他,但我相信,此时他一定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因为他此时的这段文字,清淡地透出丝丝缕缕的苦涩和迷离。

  他便在西街停留了下来。那时行走在西街的人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他只想在西街安安静静地生活。

  然后他有了第二任女朋友——在他的酒吧里工作的一名员工。

  你果然是想安安静静地生活了。西街往事微笑着说。

  她跟了我很多年。不过,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孩,两个月前她离开了我。边缘人生说。之前我是不上网聊天的,出了这件事情以后,我就想试试,看看上网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西街往事问。

  感觉更空虚了。两个人各自笑了。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我大她太多了。她比我小十六岁。

  他的口气是轻松的。我敏锐地感觉到,他心里爱着的,还是他的初恋情人。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他又有了一个比自己年轻十六岁的女朋友。他是个感情专一的男人。我以为。

  他问我的情况。我就告诉他,我是个离过婚的女子。我和我的前夫相处了十年。三年前我们结了婚,两年后彻底分手。他又问我离婚的原因,我就说,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心却离得越远。有时候一觉醒来,面对着他,感觉他就像个陌生人。

  关于我自己,我不愿多谈。那是块刚刚结痂的伤口,一触动就会流血。

  他也不再多问。两个人同时沉默。

  相信爱情吗?他打破僵局。

  我轻轻笑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问一个年过三十离过婚的女人相不相信爱情!我就耐心地告诉他,爱情只存在于诗歌、小说和电影里。如果我们需要了,就去诗歌、小说和电影里寻找。千万不要相信,现实生活里有爱情。

  我相信爱情。我也相信永远的爱情!边缘人生说。

  是永恒的爱情吧。西街往事仍然耐心地纠正道。

  不,是永远的爱情。边缘人生固执地坚持。西街往事愣住了。

  八

  于是他给我讲一个关于蜻蜓的故事。

  在一个非常宁静而美丽的小城,有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他们每天早上都去海边看日出,晚上去海边送夕阳,每个遇到他们的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可是有一天,在一场车祸中,女孩子不幸受了重伤,静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毫无知觉。男孩白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唤濒危的恋人,晚上就跑到小城的教堂里流着眼泪向上帝祷告。

  一个月过去了,女孩仍然昏睡不醒,而男孩早已哭干了眼泪憔悴不堪。但他仍然苦苦支撑着。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男孩感动了。他决定给这个执着痴情的男孩一个机会。

  上帝问他: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吗?

  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上帝说:那好吧,我可以让你的恋人很快醒过来,但你要 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你愿意吗?

  男孩听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

  天亮了,男孩已经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蜻蜓,他告别了上帝便匆匆地飞到医院。女孩果然醒了,几天后便康复出院了。她四处打听男孩的下落,但没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里。

  女孩整天不停地寻找着,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却无时无刻不围绕在她身边,只是他不会呼喊,不会拥抱,他只能默默地 承受着她的视而不见。夏天过去了,秋天的凉风吹落了树叶,蜻蜓不得不离开这里。于是他最后一次飞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抚摸她的脸,用细小的嘴来亲吻她的额头,然而他弱小的身体还是不足以被她发现。

  转眼间,春天来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恋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着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刹那,蜻蜓几乎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人们讲起车祸后女孩病得多么的严重,描述着那名男医生有多么的善良、可爱,

  描述着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理所当然,当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经快乐如从前。

  上帝约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后一天,蜻蜓昔日的恋人跟那个男医生举行了婚礼。

  蜻蜓悄悄地飞进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听到下面的恋人对上帝发誓说:我愿意!他看着那个男医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恋人的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甜蜜 地亲吻着。蜻蜓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上帝叹息着:你后悔了吗?

  蜻蜓擦干了眼泪:没有!

  上帝又带着一 丝愉悦说:那么,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

  蜻蜓摇了摇头:就让我做 一辈子蜻蜓吧……

  九

  我不明白这跟你所谓的永远的爱情有什么关系。永远好象并不远。西街往事平静地说。尽管她在心里承认:这确实是个感人的好故事。

  我以为那永远的“东西”就是那只蜻蜓。边缘人生答道。

  你是那只蜻蜓吗?西街往事问。

  边缘人生不语。

  良久,他才在键盘上敲出这么一句话: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去爱他。

  他依然在引述那个故事中的话语。我体会出他静默的口气中浓重的苦涩。不知是那个凄美的故事还是他的沉默最终打动了我。尽管那时我坚信自己仍然是个不相信爱情的坚硬粗糙的女人。

  我觉得我会是别人肩上的一只蜻蜓。西街往事很惊讶这是自己说出来的话。

  如果可以选择,你还是愿意做那只蜻蜓吗?站在那只蜻蜓的角度,是不是会想;世界上有没有不变的爱情?那男孩如果早知道这样的结局,是不是还愿意变为蜻蜓?边缘人生道。

  我早知道这样的结局,但我愿意变成这只蜻蜓!西街往事坚决道。

  那只能这样解释:你早知道,没有永远的爱情!边缘人生说。

  是的,明知道没有永恒的爱情。但如果遇到一份即使是短暂的爱情,我也用自己换回爱人的生命。只要爱过,就不会后悔。西街往事说。她是个喜欢完美的女人,不习惯用“永远”两个字来形容爱情。

  永远跟永恒是有区别的!永恒的爱情离现实比较远,就像你说的,只存在于诗歌、小说和电影里。永远的爱情就比较世俗了。我是这么想的,你觉得呢,北大才女!自从边缘人生知道西街往事有过北大求学的经历,语气里就总少不了带些调侃的意味。

  被你爱上的那个人是幸福的。他继续说道。

  如果是你,你愿意明知这样的结局还是要变成蜻蜓吗?西街往事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边缘人生仍然没有正面回答:我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以为你更愿意做那个编故事的人,用一些煽情的情节去骗读者的眼泪。

  多数人的性格都有两面甚至更多,我也不例外。西街往事沉静地说。

  边缘人生给西街往事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西街往事却没有从边缘人生那里得到她预期的回答。她隐隐觉得有些不爽。那是她从认识边缘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不爽。

  十

  我上网聊天的初衷,是要挖掘一段不平凡的美丽的爱情故事。我认定边缘人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我并没有想过,那个故事必定和自己有关。

  但是我很快发现,西街往事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边缘人生。我那时是个有着严重自杀倾向的绝望孤僻的女子,太容易做一些平常不可能做的事情。我危险地爱上了一个游荡在虚幻的网络中的虚拟的男人,就象一个濒死的人用尽全力抓住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就像当初希望从他身上挖掘爱情故事一样,我迫切地希望了解他,了解他的经历,他的性格,他的思想,他的一切一切。

  边缘人生给我发来他的照片。我看到了是一张并不年轻英俊的脸。那是一张典型的桂林人的脸。但他的眼神里有一种散淡的忧郁,有一种普通男子没有的疏懒和不羁。这种散淡、忧郁、疏懒和不羁对当时的我无不具有非凡的吸引力。

  边缘人生:我很丑吗?

  西街往事:我觉得挺好!

  边缘人生:我可从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呢!

  西街往事: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原以为你是长头发。艺术家大多如此 。

  边缘人生:学生时是长头发的,艺术家嘛!

  西街往事:现在成熟了!不过看起来很年轻。

  边缘人生:现在是生意人呢!

  西街往事:我倒不觉得。做生意正是身处红尘,不算人在边缘。我现在身在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地方,心却在边缘,你身在边缘,心却在红尘之内。

  边缘人生:是吗?

  西街往事:每天晚上歌舞升平,醉生梦死,难道不叫心在红尘?

  边缘人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西街往事:你的意思是说,闹中取静,也是一种境界,那才是一种更高的境界,是吧 ?

  边缘人生:哈哈,所以说我们有缘哪!

  边缘人生给我发来他的酒吧和朋友的照片。

  边缘人生:看我的酒吧艺员演出。

  西街往事:哪里来的,都是老外。很土的老外。

  边缘人生:我的朋友,有英国,有美国人。

  西街往事:表演什么,美国乡村音乐?

  边缘人生:开心就好,平凡人的生活!他们在乱弹琴呢!

  西街往事:我喜欢老外的性格,中国人总也放不下生活里的细节。

  边缘人生:外国人也有缺点的呢!

  西街往事:什么缺点?

  边缘人生:我有的缺点他们都有!还经常跟他们吵架!哈哈!

  西街往事:你是不是有过异国恋?

  边缘人生:没有,我只对黄皮肤的女人有冲动。

  西街往事:你曾经有多少个黄皮肤女朋友?

  边缘人生:不是那么容易爱一个人的吧?

  西街往事:没想到你会这么说,我以为你是个很开放的人。

  边缘人生:你很有想像力啊,所以做诗做得好,散文也不错啊!

  西街往事: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埋头写论文。

  边缘人生:忘了你是个教中文的老师了啊!

  边缘人生给我发来他的绘画作品。

  边缘人生:看看我2003下乡的写生。

  西街往事:有点凡高的风格。

  边缘人生:你外行。

  西街往事:感觉而已,因为我喜欢凡高的画。

  边缘人生:千万不要喜欢他本人喔。

  西街往事:佩服他,因为无论在任何艰难的处境中他都能坚持自己的风格,从不由意逢迎。

  边缘人生:他死得很惨。

  西街往事:以一生的清贫成就了自己不朽的名望,天才!

  西街往事:用画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一定很爽吧 。音乐也是,比用文字更直接。

  边缘人生:评论家说,画如其人,你看画能看出我的性格没?

  西街往事:你的画接近写实,就像你一样纯真可爱,朴实坦率。不过,我觉得不够含蓄,可以多留一点想象的空间。我更喜欢印象派例如莫柰的睡莲。

  边缘人生:画如其人,很难改变的。

  西街往事:不一定的,像毕加索,换一个女人,换一种心情,就会换一种色彩。 而且人也是不断变化的。年轻的时候一种心境,老了又是一种心境。

  边缘人生:我不是画家,水平只是本科而已,没有再去提高了,现在是爱好了。

  边缘人生:你是不是有点失望啊!

  西街往事:怎么会呢!有这种爱好很好呀,我从小就喜欢,不过没有机会学。

  很多的时候,当事情发生之后再回过头来细细回味,我们往往就会看得更清楚。我当时以为,我是了解边缘人生的。凭我的细腻,我的敏锐,我的一波三折的沉重经历。在我看来,边缘人生是个学过画画的生意人,他开酒吧,坐在昏暗迷离的灯光下怡然自得。他有很多老外朋友,他用英语熟练地与老外交谈,老外为他的酒吧弹电吉唱原汁原味的英文歌曲。喧闹的音乐和艳丽丰腴的女人终日包围着他,而他的内心渴望宁静,渴望在没有声音的朴素的屋子里静静地思考,忘情地作画。小吧就蹲在他的脚边,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他……我爱上了这个我想象中的男人,就像西街往事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边缘人生。

  西街往事:什么时候像你这样就好了:率性而为!

  边缘人生:你还不是很了解我的喔!我是一个双重性格的人,我认为!

  西街往事:不必了解太多。一个人总是只能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边缘人生:不过,有一点,我喜欢你喔!

  十一

  很多的时候,当事情发生之后再回过头来细细回味,我们往往就会看得更清楚。

  然而更多的时候,我们看不清自己。西街往事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以为自己知道,其实很模糊。边缘人生仿佛就是她的一面镜子,清清楚楚地照出了她的影子。

  2005年4月18日下午4点38分,西街往事在网上选择了边缘人生。西街往事的第一句话就是:何谓边缘人生?

  2005年4月28日下午15点34分,西街往事说:昨天你不在,挺想你的呢!

  西街往事:据说上网的人90%都有忧郁症,5%有自杀倾向,你属于哪一类?

  边缘人生:我不得绝症的话,是不会想到自杀的,你不会这样想吧?美女!

  西街往事:我可不是美女

  边缘人生:我觉得美,就是美女啊

  西街往事:你知不知道你帮了我一个忙?

  边缘人生:我帮了你什么忙啊?

  西街往事:其实我就是个有忧郁症的人呢!下雨天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有自杀倾向。

  西街往事:没吓着你吧,有点夸张。不过有时真的很沮丧。你和女朋友分手一定很难过,其实我更难过。女人毕竟没有男人坚强。这首诗就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写的。一 /是谁在键盘上/敲出岁月流逝的声音?/岁月总要带走些什么留下些什么/

  就像身体里有一种痛疼深刻地蔓延 /二/我听到你在黑影里忍耐地辗转/我无声地落泪:/是我把你带来/可我没能给你幸福/三/因为渴望被爱/我的身上长出芒刺/我深深地伤害了你/也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四/我捧住自己受伤的心/蜷缩在黑暗一角/我用瘦弱的脊背挡住风雨/深恐它从此一病不起/五/当一切不再需要借口/爱就已经不存在/而爱是我生存的理由/我将如何自处/六/我怎能把这一切归咎于你的善良/就像星星和太阳/就像雪山和天空/永远没有相交之处/七/我的视线开始模糊/心却把世界看得更清楚

  边缘人生:你现在还没有解脱出来,我想。

  西街往事:所以我选择离开这里。在这里真的很苦闷。换一个环境,换一种心情,也许会好。真想像你一样自由自在。

  边缘人生:各人都有自己的烦恼

  西街往事:就在你早上做梦的时候,连战发表了他的演说

  边缘人生:在北京?

  西街往事:是的

  边缘人生:你关心政治啊?

  西街往事:你不关心吗?

  边缘人生:成熟男人一般都关心政治的,女性我见的人不多喔

  西街往事:我不太关心政治,谁让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女人呢。我关心的只是星星、太阳、雪山、天空、苦涩的风、沉默的云、失眠的夜里岁月流逝的声音。

  西街往事:不过,谁让我考的就是连战母亲的学校呢。

  西街往事:我关心那个学校多过连战

  边缘人生:我还不知他的母亲是那所学校呢

  西街往事:北大

  边缘人生:哈哈,我逗你呢,我早知道了!

  西街往事:忘了问你,你喜欢看哪一类型的电影。从你喜欢看的电影就可以看出你的性格哦。

  边缘人生:我以前在阳朔开小酒吧的时候,每天都放影碟,一天3,4部,你知道为什么吗?

  西街往事:为什么?

  边缘人生:是为了好生意的一种方法呢,西方人喜欢看电影啊!2000前,有几部个性电影,不知你看过没有。像 fight Club 角斗俱乐部。

  西街往事:应该没看过,我看的基本上是爱情片。像廊桥遗梦,情人,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隔世情缘,迷梦情缘,电子情书,阿拉巴马甜蜜的家等等。或者是有一定思想内涵的,像末路狂花、苹果酒屋的法则、阿甘正传、飞越疯人院等等。

  边缘人生:这2年我基本不看爱情片,我比较世俗了,喜欢快餐文化。

  西街往事:我反而越来越深沉了,跟年纪有关。再老一点会信教,信教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哟!文学与哲学关系密切。

  边缘人生:以前年轻时,我很喜欢文学,买了很多书看,现在只看报纸的连载了

  边缘人生:你如果想从我喜欢的电影看出我的性格,那我告诉你一部 “美国丽人”

  西街往事:有点明白了,中年危机!我也很喜欢看。还有一部我非常喜欢的电影:海上钢琴师。

  边缘人生:你喜欢的电影都有些另类呢。

  西街往事:我喜欢与众不同的东西。

  西街往事与边缘人生原本是同一类型的人。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西街往事身上有边缘人生的影子,边缘人生身上也有西街往事的印记。什么是缘呢,这就是缘了。西街往事在网上遇到了一个和她极为相似的人,遇到了她的影子,她的前生,也遇到了她期盼了一生的爱情。

  2005年4月30日17点28分,边缘人生说:真的,我有一种喜欢你的感觉,你相信不相信。

  西街往事:相信

  边缘人生:不过可能离现实有一点远

  西街往事:距离产生美

  边缘人生:想的东西不一定能拥有的,那一天真的在一起,未必有这样的感觉呢,哈哈!

  西街往事:其实能有现在这样的感觉已经很难得了

  边缘人生:是啊!

  2005年4月30日凌晨1点25分,边缘人生对着西街往事的头像说:我现在又在想你了呢!

  2005年5月2日凌晨2点40分,边缘人生说:我现在想你了,你又不在网上,你在那里啊?

  2005年5月4日中午11点48分,西街往事对着边缘人生的头像说:无论我在哪里,心里都会想着你!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